oikid

【魔戒同人】不曾远去(刚铎兄弟)

转载于 不良风

「只有Boromir不在這裡」(暴風哭泣
這個也是我糾結好多久的點,白城等著她的將軍,但他沒有回來。
每次遇上這個場景每次被虐爆,好啦但又有那麼點驕傲。
大哥是第一個到瑞文戴爾的剛鐸後代,遠征隊的一員,和精靈矮人哈比人以及人皇並肩,墜入誘惑,但又找到救贖,展現了人類的軟弱以及驕傲。
為朋友犧牲後,從大河安都因入海,從此沐浴在黑暗海面上的星光擁抱中。他一生任重且無所畏懼,想必先大家一步往西,他也是笑著大步前行的。

不良风:

      伊欧玟的长发在风中飘起,宛如倾泻的金色瀑布‍。她身上白色的衣裙勾勒出纤瘦的腰身,柔弱而又坚硬,金色的腰带在暮蔼的雾气中闪烁着光彩,裙裾在风里发出轻微的猎猎声响。在法拉米尔眼中,那美丽的身姿刚强又脆弱。她脸上的表情是浓浓的哀伤,眼睛里却没有眼泪,只有战士般的坚毅。


      埃多拉斯脚下,是历代洛汗王族的陵寝。


      不久之前,希优顿王曾在这里送别了年轻的希优德,而今,他自己亦身披荣耀,埋骨其中。


      法拉米尔把手放在他妻子的肩上。


      “他们并没有离开你,他们永远都在这里。”


      伊欧玟回过头去,看到法拉米尔望着那一片开满白色小花的坟冢,表情温柔而悲伤。


      “他们也永远都在你心里,不会远去。”


 


      “母亲不会离开你,法拉米尔。”波洛米尔把手放在年少的法拉米尔肩上。


      “只要你记得她,她就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


      “但是,她并不在我身边,她不能给我如从前般温柔的怀抱。”


      拉斯迪南的殿堂空寂冰冷,却并不阴森。逝去的王族和宰相一族都沉睡在这里,他们是死亡的囚徒,却也是生者绵延不断的回忆和力量。


      “害怕吗,法拉米尔?”


      “不,并不。”


      波洛米尔从后面轻轻拥住法拉米尔的身体。


      “闭上眼睛,法拉米尔。你可能回忆起母亲的样子?”


      芬朵拉丝从未衰老,她的面容定格在年轻的时刻。她有一张美丽又温柔的面庞,金褐色的卷曲长发如丝绸般柔软光滑。她的眼神悲伤,望着法拉米尔的眼神却满满都是慈爱。


      “是的,哥哥,我想得起她的样子,非常清晰。”


      少年喃喃道。


      “那么,你可能回忆起她温暖的怀抱?”


      波洛米尔的怀抱也很温暖,那是不同于母亲的另外一种温暖,不会那么轻柔,却更加坚定,有着一般无二的熟悉与亲切,令他安心。


      “嗯……我可以感受到。”


      “那么,她就没有离开你。”波洛米尔微笑,“只要你还拥有这份记忆,她就永远不会离开你。”


      法拉米尔闭着眼睛,纵容自己沉溺在兄长的温柔里。周围寂静无声,无数先辈的灵魂在黑暗里默默注视着宰相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


 


      毁于熊熊烈焰的拉斯迪南在战后很快得到了修复,白色穹顶被重新合拢,四处飘散的灰烬也早已清扫干净。


      迪耐瑟的骨灰被收集起来,伊力萨王给予了他应有的荣誉与尊严,刚铎的第二十六任执政宰相和先辈们一起长眠在高大岩石砌成的宏伟陵寝中。


      ——只有波洛米尔不在这里。


      载着波洛米尔的小舟顺着安都因河一直漂流南下,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时刻滑过伊瑟安都因入海口,进入贝尔法拉斯湾,枕着大海的波涛,沐浴在缀满群星的夜空之下。


      他没有回来,也不会再回来。


 


      法拉米尔轻轻拥住了伊欧玟,她的身体在他的怀抱中微微颤抖。


      “是的,他们永远都在这里,不曾远去,也不会远去。”


      风渐渐地凉了。


 


                                                                                      (完)

热度(19)

  1. oikid不良风 转载了此文字
    「只有Boromir不在這裡」(暴風哭泣這個也是我糾結好多久的點,白城等著她的將軍,但他沒有回來。每...
© oikid | Powered by LOFTER